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黄埔肇造民族魂
----2017黄埔校友会京津冀文化纪行

日期:2017-07-01 16:22 来源:《黄埔》杂志 作者:林宪同(台湾)

字号:  [小]  [中]  [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2017年4月19日到25日,台北黄埔校友会组团进行京津冀参访,此行定位为文化交流。本团由余贵勇将军领队,团员共计19人,笔者以校友会法律顾问身份获邀参加。2004年,我随新同盟会游长江三峡,返台我写有《仍有江山自多娇》一文;此次返台我则再写《黄埔肇造民族魂》。以上两文也可以映照全体团员的民族情怀。
  黄埔军人允文允武,本团更是卧虎藏龙。本次交流共有京剧、国画及书艺三个层面,参访地点是河北霸州、廊坊、承德与天津、北京等五地,正是京剧传承与文化底蕴最深厚的地方。笔者一路陶醉在文化氛围之中,深受感动而提笔写诗韵,共志其盛。诗曰:
  今日北来又逢春,河北京津会故人;
  两岸共创中国梦:黄埔一家最率真!
  又曰:
  黄埔健儿允文武,上马提枪下马书;
  笔写襟怀皆壮志,曲唱华夏总是诗。
  河北霸州廊坊
  河北霸州是北宋杨家将战三关的历史名城古镇,廊坊则以戏曲传唱古今。
  廊坊是京剧一代宗师李少春的出生地,廊坊建有“李少春纪念馆”,馆内把李氏家族世代传承京剧艺术的精彩史料完整地保存下来。本团的文化交流启动式就设在李少春纪念馆内。馆方邀请廊坊剧界资深名人前来;本团则有朱锦荣及孙玉立两位台湾国剧名师,登台唱和演出。戏台上一时锣鼓喧天,琴瑟交鸣。朱锦荣与廊坊主持人的京胡功力,可以互相媲美。孙老师的女腔小生,更是生动地把三国周瑜的少年英雄,刻画在眼前。登台演出者的举手投足与眼波流转,早把历史上英雄将相的神韵,灵动地表演出来。双方演出共计六个曲目。我在馆内留下联句曰:
  霸州艺苑结桃李;廊坊传唱绕梁音。
  表演后,笔者代表本团上台致词。笔者就把旧年在台北看河南梨园春豫剧团和在云南丽江听纳西古乐而感动写成的两首旧诗给念了出来,台下则报以热烈掌声。我想,唯有华夏文字可以写成诗词对联。其感人处都在文字的曲折动人,其可贵处则是可以化成曲艺而传唱百年不朽。旧诗如下:
  (一)迎河南豫剧团访台
  梨园春来乡音近,两岸交流血脉亲;
  虽有浮云遮望眼,已无烽燧阻归程。
  我本西河佳子弟,翻阅残篇觅祖籍;
  鬓毛催老身犹健,且向河洛寻汉裔。
  (二)丽江听纳西古乐
  玉龙含雪吐珠玑,飞泉寻脉穿故里;
  茶马古道蹄声远,曲水流觞更甚昔。
  宋元词客随军老,云彩之南有族裔;
  中土古音今安在,汉家诗魂在纳西。
  此外,在霸州也由主办单位安排了一场翰墨国画的文化交流。团长余将军的健笔题字,台中林炳坵的篆隶与高翠满的富贵牡丹、南投王显正的抽象山水人物等,都让满室生辉。朱锦荣老师希望我能为他也写一首诗留作纪念,嗣到天津再经天津MG电子游戏_MG电子游艺_MG电子官网|2018官网第一任秘书长张良奎写成横轴。诗曰: 
  霸州艺苑结桃李,廊坊传唱忠孝义;
  粉墨登场皆将相,不叫英雄俱往矣!
  承德
  20日告别霸州,专车走上京承高速,直奔承德。
  京承路穿过燕山下的古长城。雄奇峻峭的连绵山峰,如千古历史英雄的眼睛,正在迎迓着我们。我看着窗外,那里曾经是黄埔军人抗击日寇的历史战场。我热血涌上心头而念成七律一首曰:
  古北喜峯两山门,抗日英豪二九军;
  黄埔男儿写史册,不叫华夏再蒙尘。
  静听朝鲜有炮声,美日染指我家门;
  剑指东亚皆余事,抗美援朝岂又真?
  傍晚时分,车进承德。大家都在热切期待明天的游历胜景避暑山庄、广宁寺与小布达拉宫。承德小城原本犹如一位小村姑,如今则已被妆点成为小贵妇。在夜色中,一条河穿城而过,流淌的河水彷佛白头宫女,正在历历诉说着许多清宫故事呢!
  避暑山庄的皇宫内,确实会引人许多思古幽情,特别是那块悬挂在侧室墙上的“戒急用忍”匾额,原本仅是康熙皇帝引用《苏东坡留侯论》,采引佛经告诫雍正的一个名句而已,却因当年曾被李登辉引用作为推辞两岸交流的政治语言,遂更引得团员纷纷拍照存真。历史的偶然,固皆如是也。避暑山庄的林园外景,无论是从哪个角度把它拍成照片,每张都美得像是电影画面。我们看到当地人都很悠闲地徜徉其间,觉得他们真是福中人。走到湖边,亭内正有几位老者吹拉弹唱,团员们遂起哄请朱、孙两位曲艺大师与他们共唱一段。老者们很客气地请大家进亭坐定,一时琴音伴着唱腔,两岸的文化交流,就如此亲切地流泻在这皇宫园林中了。
  走出避暑山庄,我们去参访广宁寺和小布达拉宫。寺中的禅音与禅意四处缭绕。对照着晚清几位皇帝的悲情故事,我就用这样一个场景写成七绝曰:
  京师避暑到热河,皇宫禅寺一墙隔;
  看尽兴亡听梵唱:阿弥陀佛总是歌。
  天津
  天津是一个最让近代中国人触景频生感慨的城市,因为天津是外患西来的门户。大陆作家易中天写《读城记》,他写了七座城市而独漏天津。我想,我要用读近代中国史的民族情怀,也来“读”天津。
  天津有许多定位,她是直辖市,是离北京最近而可让古来落拓王孙避难观望的地方。她也是中国的咽喉,是西方列强攻掠京师的第一个门户。英法联军与八国联军不都是踩踏天津而侵犯北京的吗?也许就是因为这种地理位置的偶然,造就了天津必须常唱悲怆交响曲的必然!直到今天,天津最能吸引外地游客前来流连探访的地方就是五大道,这里正是八国联军留下历史伤痕的租界地。至于那些产自田间山边的栗子、或产自人文创造的“狗不理包子”……这些好吃的商业性物件,就留给那些游人去尝鲜品味吧!
  天津被外来侵夺,今天固然都已全部成为历史陈迹,天津对于新中国的振衰起弊来说,则也留下两个人物的两个场景:一是袁世凯的小站练兵;一是梁启超的新民运动。虽然,袁氏的新军只让他满足了83天的皇帝梦;梁氏的新民运动也只是开启西化先河而已。但是,新军与新民运动的确也是新中国站立起来的两大历史津梁。因此,“天津古称天子津渡”,今日则可以改写成“天津是新中国跨足世界的天桥津梁”。
  主人特地安排本团去吃了“狗不理包子”。席上,大家都在共同传述“狗不理包子”的商业传奇,这个故事也正在传述中国人忍辱负重的坚忍民族精神。本团去参访袁世凯小站练兵的讲武堂及梁启超纪念馆。笔者就把袁梁二人的两个文武传奇故事,分别写成诗。其一曰:
  小站练兵称新军,徒见西化学外人;
  十年艾草求不易,终见称帝成罪人。
  其二曰:
  康梁变法抗慈禧,女人误国皆入戏;
  饮冰室中写文稿,徒留遗恨自伊戚。
  本团非常享受主人精心安排的“狗不理包子”晚宴,也非常陶醉夕阳斜照下,共同流连在五大道的那种优雅西方生活氛围。新中国的经济与社会发展脚步,可以从市民享受悠闲生活的脸庞上映照出来。共产党执政并没有对不起中国历史,我说这话正是对照今日台湾的政局有感而发。犹记得在2000年民进党第一次执政,我曾写诗曰:
  且收法袍藏箱底,轻舟泛海到厦门;
  尚有野蔬斋远客,已无豪情可入诗。
  今日站在天津清洁又宽阔的街头,我回头问团员说:“我们就买套房子住下来吧?我们何必回台湾去看曹长青拿着美国护照在民视骂台湾!”
  北京
  北京,从1990北京世界法学会期间我以“台湾律师团长”率团来北京开会,迄今不知已经多少次登临斯土。北京,今日给全球华人的定位就是——中国人骄傲的象征。
  特别是本团这次是以文化之旅成行,一路上也深切感受到,中华深厚文化底蕴的棵苗已经遍地萌芽生长起来了。我看到两件事:一是主人在接待名牌上是写繁体字。我说,非常感谢主人的用心。因为只有用繁体字来写诗词对联,才能显示中华文字所想流露的诗韵与情怀。现在写字可有计算机辅助,繁体字是否也可以考虑适时适度地加以并用及推广?二是在承德听主人说,今天国家正音是采用怀柔的语音校准而来。我有感而回应说,能否建请政府也能够把北京话改称“国语”。理由有二:今日“台独”势力就是一直拿台湾话去操弄“去蒋”又“去中”,因为台湾话正好可以对应外省族群的“北京话”。二是国民政府是早在20世纪30年代延聘语言学大师赵元任博士研发创造了注音符号,并且选用北京话作为“国语”。因此,才使中华正音可以从小学就教给小孩子,并且拿“国语”作为整合全中国各地方言的最好工具。主人听了也点头称许。文化交流可以促成两岸一家亲,主人能从黄埔家族听到一些心里话,本次交流的实质意义,固亦多矣!
  本团自己在北京安排了三个参访地点:鸟巢、天坛及恭王府。主人则又安排了两个文化参访地点:一是新建的天桥戏曲中心;二是留有历史斑剥韵味的湖广会馆。一新一旧,映照成趣。本团先在天桥戏曲中心办了交流座谈,双方也演唱了三段曲艺。朱锦荣老师更以《两岸情牵中国梦,华夏共铸民族魂》作为总结。另在湖广会馆则让团员可以摊桌挥毫尽兴书写字画了。湖广会馆自明清以来就深藏历史意义,其中还留有中山先生的建党故事。中山先生系于1914年应袁世凯之邀而北上驻驿在本会馆,并且就在今日会场的演台上,中山先生整合了五个政党而当场宣布:将中华革命党改称国民党。中山先生已矣,然则,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今日两岸与两党也都能共同尊崇中山先生是创建新中国的一代伟人。
  笑傲斗登辉
  台湾人都不赞成“台独”,也深知“台独”绝对不会成功。只有少数“皇民化”或具有日本血裔的台湾人,例如李登辉、辜宽敏或金美龄等人,才会躲在民进党阵营内呐喊“台独”而已。反之,国民政府在台湾推行中华文化教育,迄今已经长达70多年,深耕在台湾基层的文化底蕴,仍会让台湾人深刻认同自己是中国人。因此,对于追求国家统一的愿景,我们都应深具斗志与信心。
  笔者要借本文说出我在台湾发动两段“反李抗独”斗争的故事。一是1993年元月13日经国先生逝世五周年,笔者率500党人在国民党中央党部前陈抗李登辉的“祸国毁党”。李氏下令驱打,我遂写《十年笑傲斗登辉,一人祸国李罪魁》而辑成《笑傲斗登辉》一书。二是1996年6月4日,我号召14位学人直接飞往美国康乃尔大学。就在李登辉发表《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的康大阿伯丁体育馆外,来自北京、台北和旅美“台独”团体的三方阵营,旗帜飞扬,号音震天。现场图片六张及本团发表的《李登辉访美观察团白皮书》一文,均收入《笑傲斗登辉》一书。以上这两场“反李抗独”斗争,是截至今日为止,国民党人唯一曾对“李独”集团直接展开短兵相抗的斗争场景。笔者主张追求国家统一而直批“李独”,虽属功败垂成,吾人生亦可以无憾矣!
  两岸的统“独”斗争,迄今仍然方兴未艾。笔者非常敬佩与肯定两点:一是中国在太平洋的中美角力中,已经逼住美日,也就是逼死了“台独”。二是北京对台工作人士,都是久经历练而显得非常沉稳雄健;反之,台湾则因政党轮替而致年年人事更迭不休。两岸对比,焉非高下立判!
  两岸风云,必需信赖北京,这就是笔者的观察心得。且看近日中美东亚局势的演化,我们实在看不出“台独”哪里会有明天?
  2005年7月抗战胜利60周年,我随MG电子游戏_MG电子游艺_MG电子官网|2018官网前往云南腾冲,祭扫国殇墓园。我写祭联曰:“黄埔无愧,建校八十载,东瀛沥血战日寇;白云有情,徘徊六十年,南天写恨吊国殇!”横批:“碧血千秋”(蒋介石题字)。黄埔军魂的壮烈,盖可昭耀千古。奈何今日,在台湾却见黄埔军人竟要委屈护卫那个承袭日本军国余孽的“台独政权”,军魂与国魂的矛盾与错乱,竟有如是者!
  一个国家的兴败,都在军人。因此,军魂、党魂与民族魂是一线相系相承的脉络。今天,黄埔军魂仍然能在两岸互相辉映,正可证明我中华民族的英魂不死!本团在北京有一场两岸的文化交流,主人特别选在天桥邀来民间艺人表演捏面人及共唱曲艺。笔者发言说,今日曲艺都是传唱宋元明的旧曲目,但愿我辈黄埔军人今日共写的民族复兴历史,他日也能够成为子孙传唱的伟大中兴故事。1997年香港回归,《南华早报》有港人写诗志感曰:“九七还珠日,百年雪耻时;老夫生有幸,不写示儿诗。”大陆各地正在传唱“中国梦”,台湾则也正在传唱“中国统一梦”。以上诗文意境,应可作为两岸黄埔军人的共同胸臆写照吧!

相关新闻

天下黄埔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